图片 1

无论如何,皮草这个从 90
年代起就在时尚行业不断引发争议的话题正在向着积极的方向转变,越来越多奢侈品牌开始自我“反思”。

奢侈品牌纷纷宣布不再使用动物毛皮,给爱马仕造成不小打击

在短短不到2年的时间内,90%的头部奢侈品牌都已宣布停用动物皮草,正不断打破行业规则。

作者 | 周惠宁

据时尚商业快讯,在国际善待动物组织PETA以及女演员Pamela
Anderson等意见领袖的敦促下,意大利奢侈品集团Prada本周三正式宣布,旗下品牌将从2020年春夏女装系列开始不再使用动物皮草。
值得关注的是,CHANEL、Gucci、Versace和Burberry等奢侈品牌也已先后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

在短短不到2年的时间内,90%的头部奢侈品牌都已宣布停用动物皮草,正不断打破行业规则。

Prada在接受CNN采访时强调,此次停用的材料仅限于皮草,未来会继续使用皮革和其它被认为是肉类贸易副产品的材料,品牌现有的皮草产品会继续发售,直到卖完为止。

据时尚商业快讯,在国际善待动物组织PETA以及女演员Pamela
Anderson等意见领袖的敦促下,意大利奢侈品集团Prada本周三正式宣布,旗下品牌将从2020年春夏女装系列开始不再使用动物皮草。值得关注的是,CHANEL、Gucci、Versace和Burberry等奢侈品牌也已先后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

美国人道协会时尚政策主管PJ
Smith认为,Prada的决定标志着奢侈品行业的头部品牌已经从原本的对立面转移到了同一阵线,国际零皮草联盟主席Joh
Vinding也表示随着越来越多奢侈品牌的加入,消费者对于动物皮草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Prada将从2020年春夏女装系列开始不再使用动物皮草

PETA则通过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回应,虽然Prada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但他们希望Prada能够像CHANEL一样,除普通动物皮草外,也不再使用鸵鸟皮、鳄鱼皮、蜥蜴皮、蛇皮。据悉,PETA美国关联机构已经入股Prada,以在股东大会上提议禁用特种皮革。

Prada在接受CNN采访时强调,此次停用的材料仅限于皮草,未来会继续使用皮革和其它被认为是肉类贸易副产品的材料,品牌现有的皮草产品会继续发售,直到卖完为止。

国际零皮草联盟是一个由超过40个动物保护组织所组成的国际联盟,在全世界拥有数以百万的支持者,致力于终止全球各地的皮草产业以及为取得动物皮草而进行的屠杀行为。

美国人道协会时尚政策主管PJ
Smith认为,Prada的决定标志着奢侈品行业的头部品牌已经从原本的对立面转移到了同一阵线,国际零皮草联盟主席Joh
Vinding也表示随着越来越多奢侈品牌的加入,消费者对于动物皮草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的品牌还包括Armani、Calvin Klein、Ralph Lauren和Tommy
Hilfiger等,其中Calvin
Klein是最早一个宣布舍弃毛皮材料的时尚品牌,于1990年就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

PETA则通过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回应,虽然Prada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但他们希望Prada能够像CHANEL一样,除普通动物皮草外,也不再使用鸵鸟皮、鳄鱼皮、蜥蜴皮、蛇皮。据悉,PETA美国关联机构已经入股Prada,以在股东大会上提议禁用特种皮革。

在消费者意识提高的驱动下,除品牌外,美国洛杉矶、旧金山以及加州的西好莱坞和伯克利也已通过了禁止出售皮草的规定,纽约议会正在考虑采取相关措施。去年9月,英国时装协会宣布伦敦时装周秀场将全面禁止出现动物皮草。

国际零皮草联盟是一个由超过40个动物保护组织所组成的国际联盟,在全世界拥有数以百万的支持者,致力于终止全球各地的皮草产业以及为取得动物皮草而进行的屠杀行为。

至此,五大头部奢侈品牌中只剩下爱马仕以及LVMH旗下的Louis
Vuitton仍未正式表态。有业界人士表示,Prada这一举措对爱马仕而言无疑是一记重击,仍然坚持使用珍稀动物皮作为原材料赚取高利润的爱马仕已陷入孤立,将面临着巨大挑战和压力。

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的品牌还包括Armani、Calvin Klein、Ralph Lauren和Tommy
Hilfiger等,其中Calvin
Klein是最早一个宣布舍弃毛皮材料的时尚品牌,于1990年就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

爱马仕睡不着觉了

在消费者意识提高的驱动下,除品牌外,美国洛杉矶、旧金山以及加州的西好莱坞和伯克利也已通过了禁止出售皮草的规定,纽约议会正在考虑采取相关措施。去年9月,英国时装协会宣布伦敦时装周秀场将全面禁止出现动物皮草。

爱马仕目前要摆脱依赖手袋的局面仍显吃力,但手袋产品所依赖的动物皮草已经成为爱马仕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至此,五大头部奢侈品牌中只剩下爱马仕以及LVMH旗下的Louis
Vuitton仍未正式表态。有业界人士表示,Prada这一举措对爱马仕而言无疑是一记重击,仍然坚持使用珍稀动物皮作为原材料赚取高利润的爱马仕已陷入孤立,将面临着巨大挑战和压力。

区别于Gucci、CHANEL等奢侈品牌,爱马仕以高端马具起家,后逐渐延伸至手袋、成衣、丝巾、配饰和香水等领域,整个品牌从整体到细节,都弥漫着浓郁的贵族气息。

▌爱马仕睡不着觉了

得益于爱马仕对品质与工艺的极致追求,其采用鳄鱼皮、蜥蜴皮等珍稀材料制成的手袋一直是不少明星名媛们的最爱,甚至到了一包难求的地步。围绕铂金包形成的“购包圣经”更成为品牌文化的一部分,品牌与消费者多年来建立的人际关系及一整套系统也是品牌最看重的财富。

爱马仕目前要摆脱依赖手袋的局面仍显吃力,但手袋产品所依赖的动物皮草已经成为爱马仕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爱马仕用珍稀动物皮革制造的铂金包占集团手袋销量的15%左右,该手袋标价1.05万英镑至15万英镑不等,具体价格根据所用动物皮而定。
不过,随着铂金包的走红,爱马仕所营造的光鲜华丽表象的背后也逐渐被揭露。

区别于Gucci、CHANEL等奢侈品牌,爱马仕以高端马具起家,后逐渐延伸至手袋、成衣、丝巾、配饰和香水等领域,整个品牌从整体到细节,都弥漫着浓郁的贵族气息。

2012年,PETA的成员们曾穿上服饰,戴上面具,走在街头呼吁爱马仕停止出售用动物皮草制成的皮草制品,更一度采取购买爱马仕股份来阻止其使用珍稀动物皮作原材料。

得益于爱马仕对品质与工艺的极致追求,其采用鳄鱼皮、蜥蜴皮等珍稀材料制成的手袋一直是不少明星名媛们的最爱,甚至到了一包难求的地步。围绕铂金包形成的购包圣经更成为品牌文化的一部分,品牌与消费者多年来建立的人际关系及一整套系统也是品牌最看重的财富。

2015年,爱马仕陷入虐杀鳄鱼风波,PETA控告两个分别位于德州和津巴布韦的爱马仕鳄鱼皮供应商虐杀鳄鱼,并发表秘密录制的农场录像,视频中在爱马仕鳄鱼皮供应商的养殖场里一只鳄鱼在同类面前被割喉,引发广泛的争议,Jane
Berkin看到视频后一度要求爱马仕停止用她的名字命名手袋。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爱马仕用珍稀动物皮革制造的铂金包占集团手袋销量的15%左右,该手袋标价1.0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0万元)至1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45万元)不等,具体价格根据所用动物皮而定。

2016年,爱马仕的一款白色喜马拉雅鳄鱼铂金包在香港佳士得拍出近300万港币的天价,但这样完美无瑕的皮革,被指是从鳄鱼的身上活剥下来。受一系列视频和报道引起的舆论影响,爱马仕铂金包手袋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也令它受追捧的程度有所放缓。

不过,随着铂金包的走红,爱马仕所营造的光鲜华丽表象的背后也逐渐被揭露。

为了平息舆论压力,爱马仕首席执行官Axel
Dumas亲自对PETA的质疑做出回应,称爱马仕确保其包括生产的Birkin和Kelly系列手袋的供应商们都遵循了道德行为规则与国际法规。

2012年,PETA的成员们曾穿上服饰,戴上面具,走在街头呼吁爱马仕停止出售用动物皮草制成的皮草制品,更一度采取购买爱马仕股份来阻止其使用珍稀动物皮作原材料。

他在会上曾强调,理解并尊重善待动物组织的担心,但不代表公司要接受PETA在农牧方面的态度,爱马仕的农牧生产条件严格遵守国际法规条例,公司一直都在关注保护和善待动物。

随着铂金包的走红,爱马仕所营造的光鲜华丽表象的背后也逐渐被揭露

深有意味的是,在Gucci等奢侈品牌纷纷停用动物皮草之际,爱马仕突然着力提高产能。目前,爱马仕共有52个生产工厂,其中超过40家位于法国,其位于Guyenne和Montereau生产基地项目也将于2020年完工,该品牌最近还发布声明称其计划在诺曼底建立一个新的皮革工厂,并雇用250名工人。

2015年,爱马仕陷入虐杀鳄鱼风波,PETA控告两个分别位于德州和津巴布韦的爱马仕鳄鱼皮供应商虐杀鳄鱼,并发表秘密录制的农场录像,视频中在爱马仕鳄鱼皮供应商的养殖场里一只鳄鱼在同类面前被割喉,引发广泛的争议,Jane
Birkin看到视频后一度要求爱马仕停止用她的名字命名手袋。

在CHANEL不惜一切对品牌价值进行重申的同时,爱马仕却选择一步步揭开神秘面纱,对曾经严格的供需关系控制进行松绑。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以稀缺性立足的奢侈品而言,它们需警惕品牌价值稀释的风险,毕竟奢侈品在年轻人心目中的定义已发生改变。

2016年,爱马仕的一款白色喜马拉雅鳄鱼铂金包在香港佳士得拍出近300万港币的天价,但这样完美无瑕的皮革,被指是从鳄鱼的身上活剥下来。受一系列视频和报道引起的舆论影响,爱马仕铂金包手袋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也令它受追捧的程度有所放缓。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一份报告中提到,奢侈品集团的数字化发展是一个矛盾的过程,他们必须面对与克服传统奢侈品牌排他性与互联网普及性之间存在的张力与反差,商品在网络上曝光得越多,通过电商越容易获得,品牌形象就越容易廉价化。

为了平息舆论压力,爱马仕首席执行官Axel
Dumas亲自对PETA的质疑做出回应,称爱马仕确保其包括生产的Birkin和Kelly系列手袋的供应商们都遵循了道德行为规则与国际法规。

趁势而起的Gucci

他在会上曾强调,理解并尊重善待动物组织的担心,但不代表公司要接受PETA在农牧方面的态度,爱马仕的农牧生产条件严格遵守国际法规条例,公司一直都在关注保护和善待动物。

面对行业大环境的转向,爱马仕已被逼至墙角。

深有意味的是,在Gucci等奢侈品牌纷纷停用动物皮草之际,爱马仕突然着力提高产能。目前,爱马仕共有52个生产工厂,其中超过40家位于法国,其位于Guyenne和Montereau生产基地项目也将于2020年完工,该品牌最近还发布声明称其计划在诺曼底建立一个新的皮革工厂,并雇用250名工人。

有分析人士指出,随着消费者越来越关注奢侈时尚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停用动物皮草已经成为奢侈品牌们表明态度、提升自身形象的一种方式,而Gucci作为目前最有人气的奢侈品牌,其不断深入动物保护领域的举措实际上也是对爱马仕的进一步压制。

在CHANEL不惜一切对品牌价值进行重申的同时,爱马仕却选择一步步揭开神秘面纱,对曾经严格的供需关系控制进行松绑。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以稀缺性立足的奢侈品而言,它们需警惕品牌价值稀释的风险,毕竟奢侈品在年轻人心目中的定义已发生改变。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2017年爱马仕首次被Gucci反超,年销售额比后者少了7亿欧元,2018年该距离被拉大到20亿欧元。今年第一季度,增产后的爱马仕销售额虽然同比大涨16%至16.1亿欧元,录得近四年来的最大增幅,但仍落后于同期LVMH时装部门的20%以及Gucci
24.6%的增速。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一份报告中提到,奢侈品集团的数字化发展是一个矛盾的过程,他们必须面对与克服传统奢侈品牌排他性与互联网普及性之间存在的张力与反差,商品在网络上曝光得越多,通过电商越容易获得,品牌形象就越容易廉价化。

不难发现,2017年是Gucci扭转局势的关键节点。同年10月,Gucci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突然宣布品牌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时至今日,你们还觉得动物皮草是潮流吗?我不这样认为,这也是为什么Gucci不再使用皮草。”

▌趁势而起的Gucci

令业界感到意外的是,Gucci在作出停用动物皮草这一决定后,还把之前已经生产但尚未出售的动物皮草制品进行拍卖,所得款项捐给动物权益组织HIS和LAV,并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助100万欧元,旨在向业界强调其意识转变的决心。

面对行业大环境的转向,爱马仕已被逼至墙角。

Gucci此举就像一块巨石落入了原本平静的湖面。据时尚头条网统计,自此开始后的一年内,平均每1个月就有一个新的品牌或设计师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

有分析人士指出,随着消费者越来越关注奢侈时尚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停用动物皮草已经成为奢侈品牌们表明态度、提升自身形象的一种方式,而Gucci作为目前最有人气的奢侈品牌,其不断深入动物保护领域的举措实际上也是对爱马仕的进一步压制。

2015年,德国时装品牌 Hugo Boss
加入国际反皮草联盟,从2016年的秋冬系列开始遵守联盟百分之百的皮草禁令;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2017年爱马仕首次被Gucci反超,年销售额比后者少了7亿欧元,2018年该距离被拉大到20亿欧元。今年第一季度,增产后的爱马仕销售额虽然同比大涨16%至16.1亿欧元,录得近四年来的最大增幅,但仍落后于同期LVMH时装部门的20%以及Gucci
24.6%的增速。

2015年,Stella McCartney 凭借一件纯白色 #FurFreeFur
系列仿皮草大衣拿下英国时尚大奖;

不难发现,2017年是Gucci扭转局势的关键节点。同年10月,Gucci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突然宣布品牌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时至今日,你们还觉得动物皮草是潮流吗?我不这样认为,这也是为什么Gucci不再使用皮草。

2016年春季,Giorgio Armani
也从2016/17秋冬系列开始舍弃皮草材料,获得业界一致好评;

令业界感到意外的是,Gucci在作出停用动物皮草这一决定后,还把之前已经生产但尚未出售的动物皮草制品进行拍卖,所得款项捐给动物权益组织HIS和LAV,并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助100万欧元,旨在向业界强调其意识转变的决心。

2017年6月,奢侈时尚电商集团Yoox
Net-A-Porter希望在可持续发展和零残忍时尚方面更进一步,承诺将以动物皮草制成的所有产品全部从其网店下架;

Gucci此举就像一块巨石落入了原本平静的湖面。据时尚头条网统计,自此开始后的一年内,平均每1个月就有一个新的品牌或设计师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

2017年10月,Gucci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突然宣布加入国际零皮草联盟;

2015年,德国时装品牌 Hugo Boss
加入国际反皮草联盟,从2016年的秋冬系列开始遵守联盟百分之百的皮草禁令;

2017年12月,Vans 母公司 VF 集团宣布将不再使用皮草;

2015年,Stella McCartney 凭借一件纯白色 #FurFreeFur
系列仿皮草大衣拿下英国时尚大奖;

2018年3月,Versace 第二代掌门人Donatella
Versace表示Versace已开始采取行动,不再使用动物皮草,她认为不应该通过杀死动物来制造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