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Lady Gaga在红毯连换4个造型、Katy Perry化身为一盏吊灯、Ezra
Miller在脸上画了5颗立体眼球……年度时尚盛会Met
Gala的开幕成为今日时尚媒体的唯一头条。而在各式光鲜靓丽礼服的背后,一场奢侈品牌间的暗战也在悄悄展开。

Met
Gala纽约大都会时装庆典于纽约时间5月6日盛大举办。有的明星造型被疯狂吐槽,但小鲸却觉得这次Met
Gala红毯造型有丢丢好看~

尽管成本高昂,但Met
Gala对于正面临新鲜感下滑危机的Gucci依然是一个能够夺回注意力的良机

Met
Gala即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是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一年一度展览预热的盛会,近20多年来一直被看做《VOGUE》杂志广告商的聚集地,由“时尚女魔头”AnnaWintour领导的团队负责,今年展览的主题为“Camp:Notes
on Fashion”,旨在探讨反讽、幽默、戏剧性和夸张是在时尚中的不同表达。

时隔四年再度受邀参加的李宇春身着GUCCI 创作总监Alessandro
Michele为其特别定制的红色绸缎及黑色天鹅绒长袖礼服再度亮相
,裙身饰以彩色孔雀刺绣,极具东方色彩的元素与西方宫廷风格融为一体;搭配黑色带纱头饰,黑色高跟鞋,黑色手包,Gucci
Le Marché des Merveilles
系列首饰以及波浪头和精致烟熏妆,诠释了东方风味的坎普风,尽显东方之美~

作者 | 周惠宁

策展人Andrew
Bolton在去年10月公布今年主题后表示,主题的灵感源自美国评论家Susan
Sontag在1964年发表的论文《Notes on
“Camp”》,该文章一共给出了58条关于“Camp”的定义。

图片 2

Lady Gaga在红毯连换4个造型、Katy Perry化身为一盏吊灯、Ezra
Miller在脸上画了5颗立体眼球年度时尚盛会Met
Gala的开幕成为今日时尚媒体的唯一头条。而在各式光鲜靓丽礼服的背后,一场奢侈品牌间的暗战也在悄悄展开。

她解释道,Camp风格是“为了浮夸且达到戏剧化效果,但却不只是一种主观态度,而是一种看待事物的方法,客观存在于艺术作品和人类行为本身之中。”总的来说就是用夸张、颠覆的风格和角度来阐述世俗事物,在时装中表现为天马行空、矫揉造作甚至浮夸的风格。比起2018年的宗教主题,“Camp”给予明星和品牌们风格上更大的发挥空间。

期间#李宇春 孔雀刺绣长裙# 话题阅读1.5亿,讨论8.4万。

Met
Gala即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是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一年一度展览预热的盛会,近20多年来一直被看做《VOGUE》杂志广告商的聚集地,由时尚女魔头Anna
Wintour领导的团队负责,今年展览的主题为Camp:Notes on
Fashion,旨在探讨反讽、幽默、戏剧性和夸张是在时尚中的不同表达。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今年展览的主题为“Camp:Notes on Fashion”

图片 3

策展人Andrew
Bolton在去年10月公布今年主题后表示,主题的灵感源自美国评论家Susan
Sontag在1964年发表的论文《Notes on
Camp》,该文章一共给出了58条关于Camp的定义。

Met Gala结束后,今年的主题展览将于5月9日正式对外开放

还有十登Met Gala红毯的可盐可甜大表姐刘雯,身着THOM BROWNE
黄白格纹流苏西装裙,诠释复古与时尚~

她解释道,Camp风格是为了浮夸且达到戏剧化效果,但却不只是一种主观态度,而是一种看待事物的方法,客观存在于艺术作品和人类行为本身之中。总的来说就是用夸张、颠覆的风格和角度来阐述世俗事物,在时装中表现为天马行空、矫揉造作甚至浮夸的风格。比起2018年的宗教主题,Camp给予明星和品牌们风格上更大的发挥空间。

一场慈善宴会背后,不仅是明星的红毯服装赞助,还有品牌的更多幕后角力,包括与《VOGUE》的裙带关系。在康泰纳仕集团美国与国际业务进行整合的关键时期,今年这届Met
Gala的成败与否尤为重要。

图片 4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今年展览的主题为Camp:Notes on Fashion

或许是为了更好地响应这一主题,本届Met
Gala的主赞助商除康泰纳仕集团外,还包括近年来将华丽和怪异风格发挥到极致的意大利奢侈品牌Gucci,晚宴主持也选择了以夸张风格著称的名人担任,分别为Lady
Gaga、Harry Styles、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和网球明星 Serena
Williams。

首次受邀出席MetGala现场的张艺兴,身穿Valentino创作总监
Pierpaolo特别定制的“Time Traveller”
黑色西装,一展优雅从容绅士气度,飞碟元素更添童趣~

Met Gala结束后,今年的主题展览将于5月9日正式对外开放

深有意味的是,在Met
Gala举办的前一个月,连续多年到场支持的奢侈品牌DIOR突然表示不会出席,有分析猜测这或与Gucci的赞助身份有关,目前DIOR母公司LVMH与开云集团二者正战火激烈。

图片 5

一场慈善宴会背后,不仅是明星的红毯服装赞助,还有品牌的更多幕后角力,包括与《VOGUE》的裙带关系。在康泰纳仕集团美国与国际业务进行整合的关键时期,今年这届Met
Gala的成败与否尤为重要。

同样退出的品牌还有Calvin Klein和Ralph Lauren。一时间,本届Met
Gala弥漫了些许硝烟味,而今年Anna
Wintour首次对外公布宾客名单的行为则被解读为对上述品牌缺席的弥补。

Met
Gala,是由纽约大都市艺术博物馆时装馆每年举办的慈善晚宴舞会,是一年中的时尚盛事,有着“时尚奥斯卡”之称的Met
Ball,则是明星们最钟爱的一个红毯。

或许是为了更好地响应这一主题,本届Met
Gala的主赞助商除康泰纳仕集团外,还包括近年来将华丽和怪异风格发挥到极致的意大利奢侈品牌Gucci,晚宴主持也选择了以夸张风格著称的名人担任,分别为Lady
Gaga、Harry Styles、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和网球明星 Serena
Williams。

早前在报道中指出,作为一个为大都会博物馆时装学院筹集资金的活动,Met
Gala实际上是一个彻底的商业化活动,品牌和设计师在Met
Gala筹款活动中花费的金钱不仅仅是对时装展览贡献善意,更重要的目的是提升品牌在市场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每年的Met Gala
都会有一个主题,然后明星们根据这个主题来进行装扮,像极了一种命名式的“cosplay
show”。而今年的主题《Camp: Notes on
Fashion》不像以往“天赐之体:时尚与宗教的奇想”、“川久保玲:居于其间的艺术”、“手工X机器:科技时代的时尚”、“中国:镜花水月”等主题比较明确。

图为今年Met Gala的主席团

为此,品牌和设计师往往需要支付20万至30万美元一张桌子的赞助费或3.5万美元一张的门票,以及受邀明星的差旅费用,Gucci作为主赞助商还需承担晚宴和展览的开销,尽管成本高昂,但这对于正面临“新鲜感下滑危机”的Gucci依然是一个能够夺回注意力的不可错过的良机。

这个主题提取自学者 Susan Sontag 1964 年的论文《Notes on
Camp》,她把“Camp”在文章中定义为“Love of the unnatural: of artifice and
exaggeration”——对不自然、自觉性浮夸的喜爱”,讲求用刻意、夸张,以颠覆角度赏析世俗眼中的浮俗事物。

深有意味的是,在Met
Gala举办的前一个月,连续多年到场支持的奢侈品牌DIOR突然表示不会出席,有分析猜测这或与Gucci的赞助身份有关,目前DIOR母公司LVMH与开云集团二者正战火激烈。

Andrew
Bolton将“Camp”描述为一种没有内容的风格,而这一文化中所包含的奇异、夸张、讽刺甚至滑稽的戏剧化情结都被Alessandro
Michele轮番融入到了Gucci近4年来的系列作品中。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外国明星的造型~

同样退出的品牌还有Calvin Klein和Ralph Lauren。一时间,本届Met
Gala弥漫了些许硝烟味,而今年Anna
Wintour首次对外公布宾客名单的行为则被解读为对上述品牌缺席的弥补。

实际上,自 Alessandro
Michele于2015年担任品牌创意总监以来,就不断通过向艺术示好的方式为Gucci
建立起了全新的、自成一体的美学体系,带有某种隐喻的神秘动物图案、华丽配饰、民族感刺绣、粗呢套装、年代感的宽肩礼裙,看似随意的组合令Gucci整个品牌充满张力与辨识度。

Part

时尚头条网早前在报道中指出,作为一个为大都会博物馆时装学院筹集资金的活动,Met
Gala实际上是一个彻底的商业化活动,品牌和设计师在Met
Gala筹款活动中花费的金钱不仅仅是对时装展览贡献善意,更重要的目的是提升品牌在市场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Alessandro
Michele早前在接受《System》采访时表示,从20世纪90年代末至今,整个时尚行业变得越来越以产品为导向,创造力几乎已经消亡。为此,他在Gucci的每一个系列都融入了特别的主题和形式,例如Gucci
2018
秋冬系列“超现实”的赛博朋克就旨在鼓励人们勇于打破传统桎梏,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思考,创造全新的可能,今年初发布的2019系列则借助“多重面具”的主题,试图让人们反思个体重塑和创造自我的过程,这都是Camp风格的一种体现。

1

为此,品牌和设计师往往需要支付20万至30万美元一张桌子的赞助费或3.5万美元一张的门票,以及受邀明星的差旅费用,Gucci作为主赞助商还需承担晚宴和展览的开销,尽管成本高昂,但这对于正面临新鲜感下滑危机的Gucci依然是一个能够夺回注意力的不可错过的良机。

就像半个世纪前的Andy Warhol,Alessandro
Michele执掌下的Gucci已经远远超出其它品牌可以干预的范畴,即使在Yves Saint
Laurent、John Galliano时期的DIOR和一度与CHANEL齐名的Elsa
Schiaparelli面前也毫不逊色。

主席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