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作为以创意为驱动的产业,时尚无可避免地面对着抄袭这一行业痼疾。

图片 2

相对于绝对原创性,国际时尚界目前更加主张真实性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达和信息流通速度加快,创意的扩散效率被快速提升,但相关法律更新速度落后,令抄袭成本大大降低。这种信息不对称与速度差在行业的灰色地带,快速繁衍出众多追求短期利益的商业体。

有评论称随着时尚品牌涉嫌抄袭独立设计师事件频发,时尚行业亟待建立针对抄袭及非法挪用的监管机制

作者 | Drizzie

例如行业内最重要的快时尚品类,就是踩在抄袭禁区上发展起来的一艘巨舰,其商业模式在道德上一直遭受诟病。而在中国,淘宝网店明目张胆地打版复制奢侈品牌和设计师品牌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制造着巨额利润,直至近日,淘宝刚刚再被美国列入“恶名市场”。

据时尚商业快讯,由超模吕燕创立的设计师品牌COMME
MOI日前正式发律师函指控深圳影儿时尚集团涉嫌抄袭,要求影儿时尚集团立刻下架并销毁相关产品,同时向主理人吕燕及品牌道歉。

作为以创意为驱动的产业,时尚无可避免地面对着抄袭这一行业痼疾。

在一层层复制过程中,品牌和设计师的创意溢价被不断剥削,最终耗损了行业的源动力。然而繁多的抄袭纠纷令从业人士身心俱疲,行业对于原创保护也往往力不从心。更重要的是,由于创意借鉴和文化挪用等一系列概念的出现,原创的定义与标准正在发生分化,不同圈层与价值观的人竭力维护主观立场,却难以在操作上改善权利的界定和保护,更无法在行业中建立有效的对话机制。

COMME
MOI由吕燕于2013年创立,名字为法语,译为像我一样,主要面向25岁至35岁的都市女性消费者。该品牌在起诉书中表示,影儿时尚集团旗下包括Song
of Song 歌中歌、YINER
音儿、INSUN恩裳、OBBLIGATO奥丽嘉朵等多个品牌的多款服装与COMME
MOI的设计高度相似。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达和信息流通速度加快,创意的扩散效率被快速提升,但相关法律更新速度落后,令抄袭成本大大降低。这种信息不对称与速度差在行业的灰色地带,快速繁衍出众多追求短期利益的商业体。

时尚行业陷入了一种固定的讨论框架中,例如各媒体报道的框架除了对抄袭案件进行事件梳理之外并无新意,由于缺乏对原创和抄袭客观中立的评判标准,且法律界对服饰外观专利的界定相对复杂,公众舆论难以对事件进行深入讨论,最终结果往往是不了了之。

图为吕燕发布的微博内容,目前转发评论数已超过2000

例如行业内最重要的快时尚品类,就是踩在抄袭禁区上发展起来的一艘巨舰,其商业模式在道德上一直遭受诟病。而在中国,淘宝网店明目张胆地打版复制奢侈品牌和设计师品牌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制造着巨额利润,直至近日,淘宝刚刚再被美国列入恶名市场。

近日,时尚圈内再次因抄袭而几番掀起业内人士的争议浪潮,随着事态的发展,此时或许是我们重新认识这一问题的根源,并寻求新的视角与解决方式的紧要时刻。

实际上,吕燕早在一个月前就通过其个人自媒体账号指控影儿时尚集团抄袭,影儿时尚集团则于3月29日发布声明否认抄袭指控,并表示该指控对旗下品牌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

在一层层复制过程中,品牌和设计师的创意溢价被不断剥削,最终耗损了行业的源动力。然而繁多的抄袭纠纷令从业人士身心俱疲,行业对于原创保护也往往力不从心。更重要的是,由于创意借鉴和文化挪用等一系列概念的出现,原创的定义与标准正在发生分化,不同圈层与价值观的人竭力维护主观立场,却难以在操作上改善权利的界定和保护,更无法在行业中建立有效的对话机制。

01

影儿时尚集团在声明中强调,作为一个成立已有23年的中国服装行业第一代多品牌集团公司,其非常尊重知识产权和研发创新的时装企业,目前的研发团队人员已达300名,此次吕燕所指抄袭衣款均无法律依据,因此要求COMME
MOI删除言论,并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责任人法律责任。

时尚行业陷入了一种固定的讨论框架中,例如各媒体报道的框架除了对抄袭案件进行事件梳理之外并无新意,由于缺乏对原创和抄袭客观中立的评判标准,且法律界对服饰外观专利的界定相对复杂,公众舆论难以对事件进行深入讨论,最终结果往往是不了了之。

据The Fashion
Law消息,美国潮牌Off-White日前向配饰品牌Rastaclat一款售价18美元、名为“Off-Clat
c/o Rastaclat”手链发起抄袭诉讼,该款手镯正在以“Off-Clat”和/或“Off-Clat c
/ o
Rastaclat”的名义被品牌和包括亚马逊在内的各种零售商出售。该品牌还同时开启了对多个售卖假货的零售品牌的一系列诉讼。这意味着,常常因原创性遭受质疑的Off-White也开始积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截至目前,吕燕的相关微博转评数已超过2000,影儿时尚集团暂未就COMMOI
MOI最新律师函作出回应。

近日,时尚圈内再次因抄袭而几番掀起业内人士的争议浪潮,随着事态的发展,此时或许是我们重新认识这一问题的根源,并寻求新的视角与解决方式的紧要时刻。

在该案件中,Off-White认为Rastaclat的产品利用了其经典的引号及红色拉链元素,试图迷惑消费者,让他们误以为购买的是Off-White的产品。不过尽管Off-White提起诉讼,但品牌实际上并没有为上诉元素申请专利商标。

影儿时尚集团3月29日就在微博发布严正声明

▌01

对此,Off-White则认为,在品牌的6年发展历史中,这两个设计元素已经通过广泛的营销活动以及由此产生的消费者口碑和舆论效应,积累了商标资产。零售商、消费者和公众已经熟悉了Off-White产品和品牌商标,并将这些商品元素专门与Off-White联系在一起。

值得关注的是,这已不是第一起国内品牌之间互相指责抄袭的案例。今年3月,台湾纹身师彫犬与澳大利亚纹身师Stu
Pagdin在instagram上指控陈冠希的潮牌CLOT2019春夏系列抄袭,甚至直斥陈冠希是小偷。

据The Fashion
Law消息,美国潮牌Off-White日前向配饰品牌Rastaclat一款售价18美元、名为Off-Clat
c/o Rastaclat手链发起抄袭诉讼,该款手镯正在以Off-Clat和/或Off-Clat c / o
Rastaclat的名义被品牌和包括亚马逊在内的各种零售商出售。该品牌还同时开启了对多个售卖假货的零售品牌的一系列诉讼。这意味着,常常因原创性遭受质疑的Off-White也开始积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即便是针对Off-White业已广为人知的品牌标志性元素进行知识产权保护,维权也具备一定难度

CLOT凝结集团随即做出回应,在致歉函中向被抄袭的艺术家道歉,表示涉嫌抄袭的服装设计均是由粉丝提交,现在已经全部下架并将集中销毁,同时追究这名粉丝的法律责任。

在该案件中,Off-White认为Rastaclat的产品利用了其经典的引号及红色拉链元素,试图迷惑消费者,让他们误以为购买的是Off-White的产品。不过尽管Off-White提起诉讼,但品牌实际上并没有为上诉元素申请专利商标。

2018年7月,Off-White曾将红色拉链的商标申请提交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审理,但在12月被该机构初步否决,目前该品牌还在致力于申请注册“红色拉链”用于上衣、裤装、头饰、鞋类的商标权。

今年1月,网红店MAKI-S被发现设计翻版抄袭中国设计师郭一然天品牌YIRANTIAN的作品。2018年底,由何雨蔓和宋汝雯两位设计师共同创立的VOIMENT指国内服饰品牌SANGLUO抄袭其产品,认为后者最新系列的礼服设计与他们联名系列中的泳衣设计非常类似,后者更早前还推出过一款和VOIMENT一样的眼罩产品。

对此,Off-White则认为,在品牌的6年发展历史中,这两个设计元素已经通过广泛的营销活动以及由此产生的消费者口碑和舆论效应,积累了商标资产。零售商、消费者和公众已经熟悉了Off-White产品和品牌商标,并将这些商品元素专门与Off-White联系在一起。

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说法,红色拉链商标权的界定充满了潜在问题。拉链系带本身具备功能性,而功能性产品不能作为商标保护。然而,Off-White申请专利的元素为红色拉链,品牌声称红色是商标的一部分,但人们认为,本质上这一元素也不具有独特性。

去年6月,网红雪梨淘宝品牌钱夫人雪梨定制被指抄袭中国针织设计师品牌i-am-chen
2018春夏系列。在接到i-am-chen品牌方投诉后,钱夫人雪梨定制删除了上新链接,但仅给出第三方道歉书。i-am-chen对此表示不满,要求雪梨在其淘宝店下架所有相关产品,并进行正式的公开道歉。

即便是针对Off-White业已广为人知的品牌标志性元素进行知识产权保护,维权也具备一定难度

不同于商标法,专利法对产品的“独特性”和“新颖性”则不设要求,其界定的标准主要是是否具有“混淆的可能”。这意味着,Off-White必须证明红色拉链已经在普通消费者的认知中与品牌建立了联系,并提供包括广告支出,销售数据,第三方媒体曝光等方面的证据。

有评论称,随着时尚品牌涉嫌抄袭独立设计师事件频发,时尚行业亟待建立针对抄袭及非法挪用的监管机制,对于未经许可挪用设计元素的行为处以相应的罚款。

2018年7月,Off-White曾将红色拉链的商标申请提交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审理,但在12月被该机构初步否决,目前该品牌还在致力于申请注册红色拉链用于上衣、裤装、头饰、鞋类的商标权。

由此可见,即便是针对Off-White业已广为人知的品牌标志性元素进行知识产权保护,保护外观也具备一定难度。特别是像Off-White这样的品牌,其创始人Virgil
Abloh是如今时尚行业中,对日常事物进行时髦化这一趋势的代表人物,对其创意原创性的界定充满争议。

不过时尚行业对多年以来仍未能建立完善的权益保护机制的原因也心知肚明。最大的阻碍在于知识产权难以界定,维权成本过高,以及时尚自身的文化挪用属性。

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说法,红色拉链商标权的界定充满了潜在问题。拉链系带本身具备功能性,而功能性产品不能作为商标保护。然而,Off-White申请专利的元素为红色拉链,品牌声称红色是商标的一部分,但人们认为,本质上这一元素也不具有独特性。

02

另有分析认为,尽管一些案例涉嫌碰瓷,即抄袭指控过于牵强,但是更多未经允许的挪用行为没有被有效地约束。近几年的多个案例也证明,即便是身处行业金字塔顶端的奢侈品牌也存在抄袭和不合理挪用的行为。

不同于商标法,专利法对产品的独特性和新颖性则不设要求,其界定的标准主要是是否具有混淆的可能。这意味着,Off-White必须证明红色拉链已经在普通消费者的认知中与品牌建立了联系,并提供包括广告支出,销售数据,第三方媒体曝光等方面的证据。

4月27日,在新浪微博拥有500万粉丝的超模吕燕发布了一则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微博公布了由其创立的设计师品牌COMME
MOI正式指控深圳影儿时尚集团涉嫌抄袭的律师函。COMME
MOI由超模吕燕于2013年创立,主要面向25岁至35岁的都市女性消费者。

由此可见,即便是针对Off-White业已广为人知的品牌标志性元素进行知识产权保护,保护外观也具备一定难度。特别是像Off-White这样的品牌,其创始人Virgil
Abloh是如今时尚行业中,对日常事物进行时髦化这一趋势的代表人物,对其创意原创性的界定充满争议。

律师函显示,影儿时尚集团旗下包括“Song of Song 歌中歌”、“YINER
音儿”、“INSUN恩裳”、“OBBLIGATO奥丽嘉朵”等多个品牌的多款服装与COMME
MOI的设计高度相似。COMME
MOI要求影儿时尚集团立刻下架并销毁相关产品,同时向主理人吕燕及品牌道歉。

▌02

早在一个月前,吕燕曾通过其个人自媒体账号指控影儿时尚集团抄袭,影儿时尚集团则于3月29日发布第一封声明否认抄袭指控,并表示该指控对旗下品牌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封声明中影儿时尚集团以“国内某品牌设计师”代称,并未指明COMME
MOI。

4月27日,在新浪微博拥有500万粉丝的超模吕燕发布了一则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微博公布了由其创立的设计师品牌COMME
MOI正式指控深圳影儿时尚集团涉嫌抄袭的律师函。COMME
MOI由超模吕燕于2013年创立,主要面向25岁至35岁的都市女性消费者。

影儿时尚集团在声明中强调,作为一个成立已有23年的中国服装行业第一代多品牌集团公司,其非常尊重知识产权和研发创新的时装企业,目前的研发团队人员已达300名,此次吕燕所指抄袭衣款均无法律依据,因此要求COMME
MOI删除言论,否则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责任人法律责任。

律师函显示,影儿时尚集团旗下包括Song of Song 歌中歌、YINER
音儿、INSUN恩裳、OBBLIGATO奥丽嘉朵等多个品牌的多款服装与COMME
MOI的设计高度相似。COMME
MOI要求影儿时尚集团立刻下架并销毁相关产品,同时向主理人吕燕及品牌道歉。

然而舆论不断发酵,微博发出后,吕燕的相关微博转评赞数超过2000,并得到了众多业内人士的转发声援。

COMME MOI发出的律师函显示,影儿时尚集团旗下多个品牌的多款服装与COMME
MOI的设计高度相似

对此,深圳影儿时尚集团于4月30日在微博发布第二封声明称,吕燕及其公司所为侵犯了影儿时尚集团以及旗下品牌服装的名誉权,将对吕燕诋毁集团商业声誉的做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并指出吕燕打着用法律手段维权的旗号实则在于宣传和博取眼球。吕燕则在微博再次发微博强调,她是被诬陷和诽谤的。

早在一个月前,吕燕曾通过其个人自媒体账号指控影儿时尚集团抄袭,影儿时尚集团则于3月29日发布第一封声明否认抄袭指控,并表示该指控对旗下品牌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封声明中影儿时尚集团以国内某品牌设计师代称,并未指明COMME
MOI。

吕燕对时尚头条网表示,自己起初并没有考虑走法律途径,她在多个场合都曾公开表示,在做了自己的企业之后,她深深感到服装企业能做大非常不容易,对方几百人的设计团队有个别设计师犯错实属正常,她本期望对方能够有大企业的担当,道歉并下架相关产品便不再追究。但是令其意外的是,影儿时尚集团指责她不正当竞争,她随即意识到,“如果连有一定话语权的我都求救无门,以后谁还会来保护和关注设计师品牌,行业环境只会变得更差。”

影儿时尚集团在声明中强调,作为一个成立已有23年的中国服装行业第一代多品牌集团公司,其非常尊重知识产权和研发创新的时装企业,目前的研发团队人员已达300名,此次吕燕所指抄袭衣款均无法律依据,因此要求COMME
MOI删除言论,否则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责任人法律责任。

随后,吕燕决定聘请了在知识产权方面经验丰富的律师团队,代理费用高达几十万。她做好了打不赢官司的准备,“更重要的是让整个行业乃至相关部门关注到这件事,推动一些实质的改变。影视业都在联合起来打击盗版,为什么服装也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