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Prada正改变着奢侈品牌的传统定义与边界。

奢侈品行业的当下与未来息息相关,而Prada对当下社会趋势的捕捉颇有远见,图为Prada
2019春夏男装时装秀

Prada正在成为一个机构,而不只是品牌,这是一条由Miuccia
Prada夫妇探索的独特道路

与许多借助艺术提升自身定位的品牌不同,Prada已经潜入艺术的核心战场,成为一名驾轻就熟的玩家。日前,Prada于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期间召开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

作者 |Drizzie

作者 | Drizzie

在3月27日至28日上午10点至凌晨2点期间,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会员体验了包括“Prada邀约”活动、摄影师Jamie
Diamond的艺术装置“玩偶屋展”等多个活动。俱乐部设有宴会区、兼做画廊的休息室和私人沙龙,给参观者带来独特的体验。

奢侈品行业是业绩的角斗场,变幻莫测的市场中几乎没有常胜,只有足够特别。

Prada正改变着奢侈品牌的传统定义与边界。

这是继去年12月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期间举办的首站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后,Prada第二次举办该活动。品牌官方宣称,这一流动俱乐部能够帮助品牌在全球范围内拓展国际文化。

Prada创意总监Miuccia
Prada多次在媒体访问中表达对“奢侈品”一词的厌恶。她认为,任何关于奢侈品的讨论都不会有正确答案,她所听过所有对奢侈品的定义都令她失望,也讨厌奢侈品行业的成规。她曾表示,“有人用‘变化’来定义Prada,从某种方面来说,我喜欢这个定义。”

与许多借助艺术提升自身定位的品牌不同,Prada已经潜入艺术的核心战场,成为一名驾轻就熟的玩家。日前,Prada于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期间召开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

去年该活动也融合艺术、音乐、宴会、论坛与深夜派对,呈现了艺术家Theaster
Gates、国家青年艺术家基金会和《Document
Journal》组织的活动,以及现场音乐表演。

事实是,作为一家近千亿级市值的公开上市奢侈品集团,Prada绝不可能跳出奢侈品行业和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市场对业绩甚至集团未来走向的猜测,是时刻悬在品牌头顶的压力,Prada集团首席执行官Patrizio
Bertelli本月初为澄清市场传闻,对媒体公开表示尽管集团业绩遇到挑战,但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Prada都不会出售。

在3月27日至28日上午10点至凌晨2点期间,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会员体验了包括Prada邀约活动、摄影师Jamie
Diamond的艺术装置玩偶屋(Dolls
House)展等多个活动。俱乐部设有宴会区、兼做画廊的休息室和私人沙龙,给参观者带来独特的体验。

与首站不同的是,此次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在香港增加了“Prada邀约”项目的体验。

随着奢侈品市场的复苏和转型举措奏效,Prada业绩正逐渐回暖。据时尚头条网数据,Prada集团去年收入约30.56亿欧元,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72%增长至73.5%,其中大中华地区的销售额为6.459亿欧元,按固定汇率计增长7.7%。

Prada于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期间召开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

这个项目是Prada与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意大师的合作项目,后者被邀请以Prada经典尼龙面料为材设计独特单品。

值得关注的是,大中华区在去年后两个财务季度和2018年1月均录得双位数增长。瑞银分析师看好Prada的业绩复苏,预测其零售销售额密度在2020年将回升25%。今年5月,Prada集团市值一度重回1000亿港元,创3年来新高,虽然近期稍有回落,仍然维持在900亿港元左右。

这是继去年12月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期间举办的首站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后,Prada第二次举办该活动。品牌官方宣称,这一流动俱乐部能够帮助品牌在全球范围内拓展国际文化。去年该活动也融合艺术、音乐、宴会、论坛与深夜派对,呈现了艺术家Theaster
Gates、国家青年艺术家基金会和《Document
Journal》组织的活动,以及现场音乐表演。

在Prada 2019年春夏系列中,三位女性建筑师Cini Boeri、Elizabeth
Diller及妹岛和世应邀为其他女性或她们自己设计服饰或配饰单品。

与变幻莫测的商业世界形成对比,Prada在时装界的地位却一直保持稳固。由于Miuccia
Prada坚持不随波逐流,1988年才推出成衣业务的Prada成为奢侈品行业中最特别的存在。

与首站不同的是,此次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在香港增加了Prada邀约项目的体验。这个项目是Prada与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意大师的合作项目,后者被邀请以Prada经典尼龙面料为材设计独特单品。

此前,这一项目还邀请了Ronan Bouroullec和Erwan Bouroullec、Konstantin
Grcic、Herzog de Meuron以及Rem
Koolhaas为男士设计尼龙单品,作品首次出现在Prada 2018秋冬系列男装秀上。

作为一个意大利家族企业,Prada这一属性既成为了它的根基,同时也是Miuccia
Prada反叛的基础。1978年,Miuccia Prada作为最小的孙女从祖父Mario
Prada手中接管了这个于1913年创立的这个奢侈皮具品牌。在此期间,她结识了丈夫Patrizio
Bertelli,后者成为了Miuccia
Prada的商业合作伙伴,也即Prada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

Prada Mode私人俱乐部在香港增加了Prada邀约项目,呈现创意大师作品

据悉,Prada还计划于4月中旬为“Prada邀约”在米兰、北京、西安等地举办一系列活动。

Prada集团联合创始人Patrizio Bertelli和Miuccia Prada

在Prada 2019年春夏系列中,三位世界顶级女性建筑师Cini Boeri、Elizabeth
Diller及妹岛和世应邀为其他女性或她们自己设计服饰或配饰单品。此前,这一项目还邀请了Ronan
Bouroullec和Erwan Bouroullec、Konstantin Grcic、Herzog de Meuron以及Rem
Koolhaas为男士设计尼龙单品,作品首次出现在Prada
2018秋冬系列男装秀上。据悉,Prada还计划于4月中旬为Prada邀约在米兰、北京、西安等地举办一系列活动。

Prada在艺术领域的布局几乎趋于常态化,各类艺术相关活动也马不停蹄。

众所周知,在接手Prada集团之前她曾是米兰大学政治学博士,活跃于意大利社会关系,痴迷政治理想和哑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法国1968年学生运动为源头掀起了各种活跃的社会变革,“No
Bra
Day”等活动推波助澜了第二波女性主义思潮,后现代主义成为新信条,显然,Miuccia
Prada受到这一社会风潮的深刻影响。

三名女性建筑师和五组创意大师受邀为2019春夏系列和2018秋冬系列围绕Prada经典尼龙面料设计特别单品

本月初,在Prada基金会的支持下,Prada在上海百年宅邸Prada荣宅举办由艺术家Goshka
Macuga策划的展览“我曾为何物?”,展期为2019年3月23日至6月2日。

正如欧洲社会当时所发生的剧变,Miuccia
Prada手中的新Prada也呈现出全然不同的面貌。自此,Prada从众多类似的意大利传统工艺品牌中脱颖而出,演化为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品牌。她在媒体采访中曾表示,她的朋克态度并非体现在表面,而是旨在通过改变事物从而颠覆体系。1984年,她首次推出尼龙材质双肩包,用看似廉价平凡的尼龙材质对抗“奢侈品”的传统定义。

Prada在艺术领域的布局几乎趋于常态化,各类艺术相关活动也马不停蹄。本月初,在Prada基金会的支持下,Prada在上海百年宅邸Prada荣宅举办由艺术家Goshka
Macuga策划的展览我曾为何物?,展期为2019年3月23日至6月2日。

展览展出Goshka
Macuga的私人艺术收藏和物品,包括25件从Prada藏品中精选的艺术作品,1958年至1993年间数件意大利艺术杰作,以及Goshka
Macuga近期的五件“离散模型”系列拼贴作品。

Prada于上月末发布《尼龙牧场》短片,将80年代Miuccia
Prada推出的尼龙材质进一步复兴

展览展出Goshka
Macuga的私人艺术收藏和物品,包括25件从Prada藏品中精选的艺术作品,1958年至1993年间数件意大利艺术杰作,以及Goshka
Macuga近期的五件离散模型系列拼贴作品。

Goshka
Macuga创建了一个在因技术过度发展而导致人类崩溃的“后人类世”时代。由她设计、A
Lab在日本制作的机器人背诵着从众多重要演讲中摘录的独白,声称自己是人类演讲的存储库。

在Patrizio Bertelli的坚持下,Prada于1988年推出了成衣业务,Miuccia
Prada也正式涉及时装设计。相对于如今与Prada比肩的很多奢侈品牌而言,Prada成衣业务的历史并不长,但这也为Miuccia
Prada带来了更加自由的发挥空间,从而摆脱品牌历史包袱实现她所坚持探索的“当代”品牌。

Goshka
Macuga创建了一个在因技术过度发展而导致人类崩溃的后人类世时代。由她设计、A
Lab在日本制作的机器人背诵着从众多重要演讲中摘录的独白,声称自己是人类演讲的存储库。该机器人也曾于2016年在Prada基金会米兰展馆的展览中展出。艺术家试图通过机器人口中我曾为何物?的发问,抛出观点,即人类视角已经不再重要,机器人成为Prada荣宅的唯一居住者,也是住宅中的独立存在。

该机器人也曾于2016年在Prada基金会米兰展馆的展览中展出。艺术家试图通过机器人口中“我曾为何物?”的发问,抛出观点,即人类视角已经不再重要,机器人成为Prada荣宅的仅有居住者,也是住宅中的独立存在。

90年代,Miuccia
Prada正式为时装界引入“坏品味时尚”,打破传统时装界对无瑕疵完美与华丽的追求,被认为带有知识分子的复杂和深刻,以至于后来的一部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在戏剧化手法的表现下,恰好反映了人们对Prada的某种极端化印象。

Prada荣宅Goshka Macuga展览:我曾为何物?作品:Goshka
Macuga,致吃掉书卷之人子,2016_Prada基金会收藏

值得关注的是,与此前“罗马1950-1965”艺术展,以及刘野个展“寓言叙事”不同,Goshka
Macuga的“我曾为何物?”展览的后现代主题与Prada荣宅的历史风格形成鲜明的反差和张力。

Miuccia
Prada的独到见解来自于她对于政治、文化领域的个人兴趣,特别是后期她对当代艺术的热爱。早在1993年,Miuccia
Prada与Patrizio
Bertelli就创立了Prada基金会,与众多策展人开展艺术项目合作。

Prada荣宅最新开幕的我曾为何物?展览, Photo : Alessandro Wang, Courtesy
Fondazione Prada

如果说“罗马1950-1965”艺术展对历史特定时期的聚焦和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的中国本土属性都与作为中国重要历史建筑的荣宅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那么此次“我曾为何物?”则突破了这一边界,令荣宅成为像Prada基金会米兰馆一样,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展示场馆,能够容纳更广阔的内容题材,这在奢侈品行业并不多见。

2015年,由建筑事务所OMA的Rem Koolhaas、Chris van Duijn和Federico
Pompignoli操刀设计的Prada基金会米兰会址揭幕,今年4月20日最后一栋建筑塔楼面向公众开放,则标志着Prada基金会米兰会址的竣工。

Prada推出了微信小程序PRADA荣宅艺术展,用户可以预约参观

从这个意义上讲,Prada正在成为一个“机构”,而不只是“品牌”,这自然是一条由Miuccia
Prada夫妇探索的、前人从未走过的独特道路。

图为Prada基金会新建成的塔楼外景

值得关注的是,与此前罗马
1950-1965艺术展,以及刘野个展寓言叙事不同,Goshka
Macuga的我曾为何物?展览的后现代主题与Prada荣宅的历史风格形成鲜明的反差和张力。

上世纪20年代,时装设计师Elsa
Schiaparelli借助与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的合作,令服饰在功能性之外具备了精神性,Christian
Dior因在美术馆工作的经历而与毕加索等人交好,此后时装一直从艺术中挪用灵感,借此提升了其在社会评价体系中的地位,实现了从提供服务的“裁缝”到备受尊重的高级时装的跃迁。

由于Miuccia
Prada对当代艺术的专注,Prada基金会塔楼常设艺术作品均创作于1960年至2016年期间,集合了Carla
Accardi、Jeff Koons、Damien Hirst和Carsten
H€€ller等艺术家的常设作品。另外基金会则综合了主题展览、文献展览、电影等众多短期展览,近期的Post
Zang Tumb Tuuum. Art Life Politics: Italia 1918-1943特别反映了Miuccia
Prada个人对政治等文化领域的涉猎与兴趣。

如果说罗马
1950-1965艺术展对历史特定时期的聚焦和刘野个展寓言叙事的中国本土属性都与作为中国重要历史建筑的荣宅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那么此次我曾为何物?则突破了这一边界,令荣宅成为像Prada基金会米兰馆一样,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展示场馆,能够容纳更广阔的内容题材,这在奢侈品行业并不多见。

尽管在现代时装史中,艺术几乎从未缺席,但是二者的联系却往往暗含功利性。经常被诟病的一点是,时装设计在潜意识中总是将艺术视作挖取灵感和提升调性的“工具”,与艺术亲近已经成为品牌市场营销的标配。

图为Prada Torre塔楼常设展览

从这个意义上讲,Prada正在成为一个机构,而不只是品牌,这自然是一条由Miuccia
Prada夫妇探索的、前人从未走过的独特道路。

对于Prada而言,虽然其作为奢侈品牌在艺术领域的投入未必能完全脱离市场营销的考虑,但是人们却清晰地看到,Prada有意将艺术事业与时尚事业分离,不希望二者混淆,这主要出于Miuccia
Prada夫妇对艺术完全个人化的纯粹热爱。

值得关注的是,Miuccia
Prada多年来有意将Prada基金会与时装分离,不在Prada基金会对时装进行任何体现,也未在时装中特意加入艺术元素,她从不在店铺或广告中展示其艺术收藏。除2018春夏系列发布外,Prada也从未在Prada基金会场地办秀。有分析认为,在奢侈品牌借助艺术营销沦为成规的当下,Miuccia
Prada之所以没有遭到诟病,并且获得业界尊重,原因正是在于Prada有意将时装与艺术分割开来。

上世纪20年代,时装设计师Elsa
Schiaparelli借助与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的合作,令服饰在功能性之外具备了精神性,Christian
Dior因在美术馆工作的经历而与毕加索等人交好,此后时装一直从艺术中挪用灵感,借此提升了其在社会评价体系中的地位,实现了从提供服务的裁缝到备受尊重的高级时装的跃迁。

她曾在《System》杂志2017年的专访中表示,“我一直都想裁制人们会穿上的衣服,否则我就会转行当一名艺术家。”

去年10月,Prada荣宅在上海正式开幕。这座被称为最高雅上海洋房的宅邸,其历史可追溯至20世纪初期,当时“面粉大王”荣宗敬从德国人手中买下这栋宅邸,而后因战事前往香港,使得荣宅一度弃置。在Miuccia
Prada与Patrizio
Bertelli的主导下,素来有文化遗产保护传统的Prada自2011年启动了对荣宅的修缮工程,计划将其作为Prada在中国举行各式活动的特殊地点。

尽管在现代时装史中,艺术几乎从未缺席,但是二者的联系却往往暗含功利性。经常被诟病的一点是,时装设计在潜意识中总是将艺术视作挖取灵感和提升调性的工具,与艺术亲近已经成为品牌市场营销的标配。

Miuccia
Prada的个人经历贯穿着其对政治、文化领域的个人兴趣,特别是后期她表现出对当代艺术的强烈热情。

图为Prada荣宅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