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The Face》的Instagram账号在两天之内积累了约5800个粉丝

CR Fashion Book 第 0 期试刊,以 V 杂志的副刊形式出街。

如今活跃在时尚舞台上的造型师如Katie Grand、已故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现任迪奥男装艺术总监Kim Jones、已故造型师Judy
Blame等人都深受该杂志影响,很多人还参与到《The
Face》在80年代到90年代黄金时代的内容制作中。

自身的矛盾性,网络技术的即时可变性,决定了时尚主编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有远见和决断力。

《The Face》的新任品牌总监Jason
Gonsalves则透露,创意团队的背景混合了创意、电商、策展、市场营销,每个人都非常博学,身份界限十分模糊。他以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Off-White创始人Virgil
Abloh为例,他是一名创意总监、设计师还是出色的传播者,这些很难界定。

如今,i-D、Dazed、V 还算继续保持原有特色,Nylon 在 2008
金融危机之后彻底拥抱大众口味,Paper
在两年前改版后转向美国少数族裔人群,The Face 在 2004
年停刊后,即将于今年下半年复刊。

值得一提的是,该杂志最畅销的刊物于1995年10月出版,以歌手Robbie
Williams为封面的杂志售出了12.8万本。

原图是他出镜的 L’Officiel 中国版 2018 年8 月刊封面大片。

据Stuart Brumfitt透露,新版《The
Face》将制作更多音频。随着当前越来越多人互相发送语音信息,取代了文本短信,他认为短信过时了,随着Podcast播客的崛起,音频将成为新的内容形式。

▲ Lady Gaga 第一次亮相 V 杂志封面 | 摄影:Mario Testino

据纽约时报消息,在被Wasted
Talent集团收购后,已停刊的英国传奇青年文化杂志《The
Face》被重新启动,日前已通过Instagram账号宣布回归,计划于4月中旬推出官网theface.com,预计于9月推出纸质杂志,此前的月刊将变为季刊。

▲Miley Cyrus | 摄影: Mario Testino

早期杂志以音乐为基调,首刊发布时便卖出56000份。由于启用Robert
Elms、Derek
Ridgers等年轻记者,杂志与当时英国社会的新浪漫主义运动合流。当时的特约编辑还包括Julie
Burchill,Jon Savage和James Truman等人,其中,James
Truman后来曾担任康泰纳仕集团的编辑总监。

第一期 V 杂志推出,封面上如剪刀一般锋利的
LOGO,刺开了千禧年曙光的姿态,预示着它所要传达和彰显的“新的”时尚杂志态度。

《The Face》是1980年在伦敦由记者Nick
Logan发起的先锋杂志,聚焦音乐、时尚和青年文化,杂志初期由Nick
Logan的企业Wagadon持有。长期以来,该杂志一直是英国几代青年文化觉醒的源泉,被奉为反主流文化和酷儿文化的圣经。

▲摄影: Chris Colls

作者 | Drizzie

作为 21 世纪标志性的风格时尚杂志,V
杂志创刊就自带高光,不仅有海量的创造性和先锋性时尚大片,还以聚焦全球青年文化和先锋文化人物的报道闻名。

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也深受该杂志影响,他在2019早秋系列中的T恤和连帽衫上获准使用了《The
Face》杂志标志。Alessandro
Michele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表示,它不仅仅是一本时尚杂志,而是对当时那个时代的视觉影像和文字记录的完美结合。

更早前的 2014 年 8 月,Visionaire 杂志的三位联合创始人分家,Cecilia Dean
和 James Kaliardos 带着 Visionaire 杂志离开时尚媒体集团,Stephan Gan
继续经营 V 和
VMAN。从此,三位从十几岁就认识且长期合作的老朋友和事业伙伴彻底分道扬镳。

图片 1

▲Brad Pitt | 摄影: Inez & Vinoodh

以歌手Robbie Williams为封面的1995年10月刊成为最为热销的一期杂志

从创刊开始,V
杂志就一直在寻找流行文化与时尚之间的美好中间地带,在这两个相互融合的领域里,V
杂志将新兴人才和行业标准配对,不仅要发现“新”,更要定义“新”。

除此之外,该账号还发布了两条即时快拍,其中一张照片中的塑料水杯印满The
Face红色标识,与Supreme十分相像,似乎也透露了这个媒体品牌发展周边产品的意图。

今天就来聊聊这本 V 杂志。

围绕该杂志著有《The Story of The Face: The Magazine That Changed
Culture》的作者Paul Gorman表示,很多人认为《The
Face》是时尚杂志,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本关注各种话题的杂志。曾为杂志拍摄封面的摄影师Jamie
Morgan表示,《The
Face》是反对时尚杂志的,它创造了一个新模板,那是在设计师和时装成为英雄之前,当时的英雄是图像和文化。

10 年之后,时间来到 2019 年,随着易烊千玺演绎的数字版封面大片出街,V
杂志在中文社交网络引发了广发关注和讨论。或许我们可以期待一下,它会在未来某天推出中文版,其多年坚持的先锋作派和风格态度就有可能在中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继而影响更为广泛的人群。

由ThamesHudson杂志出版的书籍《The
Face的故事:一本改变文化的杂志》,作者:Paul Gorman

V 杂志创刊第一期,标号为 1999 年 9/ 10 月刊,封面人物是裘德€€洛,摄影师
Mario Testino,造型师 Carine Roitfeld。

《The
Face》停刊后的15年间,互联网时代正式到来。出版业至今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康泰纳仕在内的传统媒体仍在艰难挣扎、种种剧变还伴随着年轻读者和消费者生活习惯的更迭,时装作者Charlie
Potter表示,在互联网之前,年轻人通过他们的服装进行交流,现在他们则是通过手机。

第 7 期,与Comme des Garcons 合作制作了“黑色”特辑。

在内容创作团队的组建上,Stuart
Brumfitt主张从全球范围内各领域寻找创意人才,包括男装设计师Grace Wales
Bonner,以及No Vacancy Inn品牌的创始人Acyde和Tremaine
Emory。值得关注的是,他认为这些跨文化领域的人才活跃在世界各地,他们做的事情比记者做得事情更有趣。

-END -

目前新版杂志由Stuart
Brumfitt担任编辑,仍在组建中的团队刚刚搬进位于伦敦Brick Lane的办公室。

第 1 期 V 杂志,模特演绎 John Galliano 设计的 Dior 高定系列。

无论如何,重新出发的《The
Face》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读者属性、内容环境和竞争环境均产生变化的今天,这本曾经的传奇杂志要找到与当下契合的定位并不容易。曾经的竞刊《i-D》杂志已经在时尚行业占据了重要地位,并依然致力于推动青年文化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不同于在纸刊时代戛然而止的《The
Face》,《i-D》在线上已培植起了不可小觑的影响力,目前在Instagram上的官方账号拥有150万粉丝。

除开杂志领域的合作,Carine 与 Stephan 在商业领域的合作,主要依托 V
杂志的姊妹公司 V Agency 进行,两人合体为许多时尚品牌提供服务。

登上1998年4月刊《The Face》封面的已故设计师Alexander Lee McQueen

▲ 摄影:Nick Knight

新版杂志的编辑Stuart Brumfitt 20年前也是《The
Face》的忠实读者,他曾在17岁的时候向1999年的杂志投稿匿名信,称该杂志中一个专题给了他一线希望。

2011 夏季刊,中国超模奚梦瑶演绎 Givenchy 高定系列。

新东家Wasted Talent的首席执行官Jerry
Perkins称,过去15年他一直试图收购《The Face》,最终于2017年从Bauer
Media手中拿下这本传奇杂志。重新启动的新版《The
Face》正在试图以全新的视野和编辑思维打造这个经典媒体品牌,如何重新虏获多变的年轻读者也成为新的问题。

每一期 V
杂志的封面人物,都是当下最炙手可热、最具风格姿态的明星、艺人、模特、名人,他们在封面上的形象,完全是颠覆性的,或者是全新的。

《The
Face》的诞生从侧面推动了杂志出版业的繁荣。同样着眼于青年文化的《i-D》杂志也在1980年由设计师和前Vogue艺术总监Terry
Jones创立。《New Sounds》,《New
Styles》和《Blitz》等相似的竞争对手也相继出现。

▲ 第 54 期 V 杂志封面| 摄影: Mario Testino

由于拥有一批忠实的狂热读者,早期《The
Face》还能够从广告和发行中获利,不过随着青年亚文化在千禧年间逐渐黯淡,《The
Face》的销量也开始滑坡。1999年7月,由于销量下降,以及来自《Dazed&Confused》等杂志的激烈竞争,Nick
Logan将Wagadon公司卖给了Emap公司,后者将《The Face》,《Arena》和《Arena
Homme+》纳入其生活方式部门。直至2004年3月22日,杂志宣布停刊,当时发行量已降至每月2.5万本。

▲第 31 期 Visionaire 杂志

媒体也是品牌,绕不开品牌复兴的问题。

Visionaire 获得空前成功之后,V 杂志于 1999 年 9 月创刊。Visionaire 与 V
之间的定位差别,就如时装屋的高级定制系列和高级成衣系列。

刚刚开设Instagram账号的《The
Face》,在线上这个全新战场却是从零开始。不过,谁也不能预测下一个互联网时代的新物种是谁。

▲David Bowie| 摄影: Mario Testino

值得关注的是,《The
Face》在Instagram的新头像为标志性的红色与黑色色块拼接,账号在两天内吸引了5800名粉丝。目前,Instagram发布了10则帖子,包括7段为官网预热的短视频。视频创意为《The
Face》经典红底标志悬浮在全球不同地点,并在定位一栏标明外太空、云端、伦敦、巴黎、中国等地,似乎暗示《The
Face》的宽阔视野以及遍布全球的影响力。

▲Penélope Cruz | 摄影: Mert Alas & Marcus Piggott

《The Face》封面不乏David Bowie、Siouxsie
Sioux等传奇音乐人物和乐队。以音乐为核心,杂志主题范围不断扩大至英国活跃的地下夜生活、青年文化和时尚,在泛文化领域取得极大的影响力,特别是推动了英国社会性别认知的进步。

V 杂志大获成功之后,在 2003 年正值都市美型男风潮正火时,推出了男士版本
VMAN。杂志创始人 Stephen Gan 则于 2001
年加入美国版《时尚芭莎》杂志担任创意总监,直到 2018
年初离开,之后又加入美国版 ELLE 担任创意总监。

长期以来,《The
Face》一直是英国几代青年文化觉醒的源泉,被奉为反主流文化和酷儿文化的圣经

▲Demi Moore | 摄影: Mario Testino

在商业模式方面,《The Face》则不再完全依赖传统媒体的收入方式。Jason
Gonsalves表示,新版杂志将考虑纪录片、品牌合作内容、电商等更多商业化变现模式,并且他提到要在时尚内容中加入即看即买的产品链接。

第 37 期,以知名时尚主编 Diana Vreeland 在 VOGUE
工作期间的笔记为主€€,整体是一个红色文件夹,外面用一条红带包扎起€€。

▲ Stephan Gan 与Karl Lagerfeld 合影

2013 年 9 月,Lady Gaga 在时尚传媒大奖颁奖典礼上向 V 杂志主编 Stephen
Gan 颁发年度杂志大奖,她在现场评价 V
是一本非常大胆、勇敢、富有创造力、充满激情和艺术性的杂志,让她有机会成为自己,“Stephen
告诉我们要相信我们的才能。”

2012 年,Carine 与 Stephan 合作,通过 V
杂志母公司时尚媒体集团创办以自己名字命名的 CR Fashion Book
时尚半年刊,Stephan 还出任该刊的设计总监。

▲Rihanna & Kate Moss| 摄影: Mario Testino

▲第 7 期 Visionaire 杂志

Visionaire 杂志三位联合创始人的另两位,Cecilia Dean
彼时即将从哥伦比亚大学文学系毕业,上大学之前她是一名很有抱负的时装模特,高中时就给时尚杂志拍片,高中毕业后去巴黎做了一年多全职模特才回美国上大学。James
Kaliardos 和 Stephan Gan 一样毕业于纽约
Parsons,他学的专业是化妆,Stephan 则是学摄影。

▲第 32 期 Visionaire 杂志

▲ V 字 LOGO 经过特殊视觉呈现的封面

第 32 期,与Hermes 合作“何处”特辑。

第 31 期,与Levi’s 合作推出的“蓝色”特辑,杂志外包装是一件牛仔外套。

▲摄影:Mario Testino

英国摄影师 Nick Knight 的影像作品一直都很前卫,立意很深刻,他为 V
杂志拍了很多创新风格的时尚大片。

▲摄影: Chris Colls

Lady Gaga 与 V 杂志的长期关系,就是这方面的最好诠释。从 2008
年第一次拍摄内页大片,到 2009
年第一次登上封面,然后多次担任客席主编、撰写专栏和出镜演绎封面大片,V
杂志见证和参与了 Lady Gaga 艺人形象风格的多次升级和更新。

▲ 从左至右:Stephen Gan, Cecilia Dean, James Kaliardos €€VISIONAIRE

▲ 第 63 期 V 杂志封面 | 摄影:Inez & Vinoodh

▲ 第 0 期CR Fashion Book 内容

▲摄影: 艾未未

▲摄影:Nick Knight

▲第 47 期 Visionaire 杂志

2014 冬季刊,V 杂志邀请艺术家艾未未掌镜大片,模特身穿Dover Street Market
提供的Craig Green、Hood by Air、KTZ、Shaun Samson
等新锐品牌时装,在北京宋庄被淋油漆。

▲Kristen Stewart | 摄影: Inez & Vinoodh

当时正值金融危机爆发没多久,模特穿得破破烂烂,可以看作是创作团队在回应当时无数时髦女孩破产的社会事实。至于是讽刺,还是安抚,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

▲ Justin Bieber| 摄影: Inez & Vinoodh

▲第 37 期 Visionaire 杂志

另一个让 V 杂志聚焦高光的细节,是封面 V 字 LOGO 经常呈现的特殊视觉效果。

2016 年 9 月底,Carine 和 Stephan 宣布和平分手,CR Fashion Book
从时尚媒体集团剥离,从此 V 杂志上不再出现 Carine Roitfeld 的名字。

Inez van Lamsweerde 和 Vinoodh Matadin 夫妇、Hedi Slimane、Mario
Testino、Mario Sorrenti、Karl Lagerfeld
等时尚摄影大家贡献的时尚大片,同样令杂志风貌显得与众不同。

▲Penelope Cruz | 摄影: Inez & Vinoodh

▲ FKA Twigs| 摄影: Inez & Vinoodh

1991 年,25 岁的菲律宾人 Stephan Gan 从 Parsons 设计学院毕业工作了近 4
年,正面临职业前景的困惑期,此前他做过编辑、作家、摄影师、造型师、设计师、模特,但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于是,他就有了创办杂志的想法。那年春天,专注时尚、电影、当代文化的
Visionaire 杂志横空出世。

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也为 V 杂志拍过不少大片。

V 杂志上长期出现的名字,除了 Mario Testino,还有造型师 Carine Roitfeld。
Carine 曾在法国版 VOGUE 杂志担任主编长达 10 年,离开 VOGUE
之后,她出任《时尚芭莎》杂志的全球时尚总监,而 V 杂志创始人兼主编
Stephan Gan 恰好是芭莎的创意总监,因此两人成为了同事。

比如今年 4 月刊数字版内容,就是易烊千玺出镜演绎的时尚大片。

在 V 杂志创刊最初几年,Mario Testino
几乎承包了全部封面,他的摄影作品呈现出来的摩登、性感、光鲜,几乎给 V
杂志定了调。随着他被举报涉嫌早年间性骚扰模特,因而被行业雪藏,V
杂志中断了与他的合作关系。

▲摄影:Nick Knight

尤其 Chanel、Dior、Louis Vuitton、Cartier、Fendi、Burberry
等知名品牌在封面 V 字 LOGO 中的高调植入,赚得了不少关注。

▲ 摄影:Nick Knight

另外,V 杂志内页中经常出现的赤裸大片,也让不少保守人士直呼受不了。

虽然 V 杂志创刊于 1999 年,但是它的故事得从 1991 年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