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Angela Ahrendts的主导下,苹果的零售店还改名为 Town
Square,被打造成为一个消费者和开发者的聚集地,门店不仅是购买产品的目的地,还将开设编程、设计、摄影等各类课程,将苹果的零售体验上升到新的高度。随着越来越多奢侈品牌进一步完善购物体验,苹果所提供的新零售体验与奢侈行业的目标殊途同归。

Deirdre
O’Brien是苹果的资深员工,此前一直负责该集团人才招聘与发展等事宜。Wedbush证券分析师Daniel
Lves和Strecker
Backe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O’Brien的重点是要刺激中国的需求,因此中国的零售经验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在困难时期,聘用一个内部人士要优于从外部搬救兵。“虽然Ahrendts的离职时机令人头疼,但对于Apple来说,改变可能是一件好事。”

Tim
Cook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特别强调,收入的下滑主要受新iPhone在中国市场需求疲软影响,期内苹果在大中华区的营收同比大跌27%至131.69亿美元,未来或将拖累集团全球营收下降超过100%,集团或考虑在美元之外对iPhone重新定价。

和品牌形象的重塑立下汗马功劳”

作者 | 周惠宁

一直不被业界所看好”

不过苹果的奢侈品策略一直不被业界所看好,早前有分析人士表示, 新iPhone
不但产品力在下降,还打破维持多年的价格体系,高企的价格成了拦路虎,苹果需要的是能带来持续创新的接班人,而不是让市值哪怕再翻倍的CEO

图片 1

图片 2

用iPhone 5s的镜头直播的Burberry2013FW

Tim
Cook还指出,虽然苹果其他部门的营收比去年增长了近19%,但长期以来,iPhone一直是苹果的核心业务,如果苹果不能卖出足够的手机,整个公司都会陷入困境,目前iPhone手机占了苹果营收近六成收入。

编辑 / Basimah

在CEO Tim
Cook宣布将考虑下调iPhone售价短短一周后,苹果今日又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Angela
Ahrendts将下台成为替罪羊,令这个科技品牌奢侈品化的道路戛然而止。

“Apple的奢侈品化策略

Angela Ahrendts曾在Burberry任职长达12年,帮助陷入困境的后者扭亏为盈

图片 3

据女装日报最新消息,在接管苹果5年后,一度被视为Tim
Cook接班人的零售和高级业务高级副总裁Angela
Ahrendts将于4月正式离职,由现任副总裁Deirdre O’Brien接替其职位。Deirdre
O’Brien是苹果的资深员工,此前一直负责该集团人才招聘与发展等事宜。

efu/36kr/Apple

截至周二收盘,苹果股价上涨1.7%至每股174.18美元,目前市值约为8238亿美元。

尽管Apple从未承认过其奢侈品化策略,但其人才布局和价格策略都露出弥端。除Ahrendts之外,苹果还将众多拥有奢侈品行业经验的高管招致麾下,包括YSL原CEO
Paul Deneve,以及来自泰格豪雅的Patrick Pruniaux。去年的新一代iPhone
XS售价8699元起,而最贵的iPhone XS
Max售价12799元。这和真正的奢侈品相比虽然是九牛一毛,但在智能手机市场中,无法找到比iPhone更贵的,而且发布的新一代iPhone与之前的iPhone
X功能上并无太大区别,令忠实消费者不免失望。

而从苹果最新发布的财报数据来看,在数码产品普遍下跌的趋势下,在硬件上缺乏创新,价格较旧版却翻了一倍有余的新iPhone并未获得消费者的认可,比起买一部近万元的顶配版苹果手机,消费者更愿意购买一只同等价位的Louis
Vuitton手袋。

图片 4

苹果原CEO斯卡利更在雅虎财经节目中直言,Tim
Cook并没有把技术创新放在最高优先级,倒是把苹果做成了更像是LV或Dior的奢侈品牌,在未来的五年内将出现一个击败iPhone的接替者。

Ahrendts于2013年10月14日加入苹果,2014年当时的年薪已是Tim
Cook的8倍,可见苹果对这位女性高管的重视。在加入苹果之前,Ahrendts在Burberry担任CEO长达七年。在她作为CEO期间,立即将印有Burberry格子图案的服装和配饰数量控制在生产总量的10%,这使得无处不在的仿冒品对销售造成的损害降到最低,从而缓解了由仿冒品造成的对Burberry的声望破坏。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苹果在2019年第一财季的收入同比下跌4.5%至843亿美元,净利润减少0.5%至9.65亿美元,其中iPhone收入同比大跌15%,服务业务总收入则大涨19%。

Apple的奢侈品化策略一直不被业界所看好。苹果在2019年第一财季的收入同比下跌4.5%至843亿美元,净利润减少0.5%至9.65亿美元,其中iPhone收入同比大跌15%。由于iPhone销量的下滑,Apple已经意识到一味提高售价并不能真正解决他们所面临的问题,而这个决策失误总要有人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