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受访者无奈地表示,至今没有听到时尚或零售行业中积极的职业生涯故事

前英国版Vogue时装总监向独立时装杂志Vestoj曝被解雇内幕 揭露时尚业荼毒

作者 | Sherry Wang

时尚头条网报道:即便是为英国版Vogue供职25年的资深时装总监,也面临随时被行业淘汰的焦虑感。

外界认为时尚行业充满幻想,但隐藏在行业背后的阴影却是巨大的。

日前,英国独立时装杂志Vestoj刊登了一篇前英国版Vogue时装总监Lucinda
Chambers的采访,几个小时后该报道在Vestoj网站被撤稿。Lucinda
Chambers在采访中谈及她被新任主编Edward
Enninful解雇的事情细节,以及她在Marni和Vogue供职时的行业内幕。值得注意的是,Edward
Enninful是Vogue创刊百年来首个男性主编。

据时尚商业快讯,时尚网站Fashionista与A Fashionable
Pause日前合作开展了一个有关时尚行业霸凌的调查项目,匿名调查640名从事公关、编辑、零售以及设计的业内人士,收集了有关欺凌、压力过大和不能平衡生活与工作的数据,旨在揭露时尚行业现状并刺激变革,调查结果显示,时尚行业的霸凌问题依然十分严峻。

现年57岁的Lucinda
Chambers曾为英国版Vogue供职25年,她在采访中披露,一个半月前她被新任主编突然解雇,人事部、与她共事25年的同事、董事长,甚至是出版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做出这个决定只用了3分钟。事后虽然她的朋友建议为了维护30多年的业内名声不要对此事声张,她仍然决定给同事们写一封公开信,告诉大家她是被解雇而不是主动选择离开,我不想成为那种假装逞强,掩饰说是自己决定离开公司的人,这个行业已经充满假象。

调查首先揭露了行业内最严重的霸凌问题。在该调查中,霸凌被定义为危害健康的虐待、威胁、羞辱或恐吓;干扰、破坏或阻止完成工作等行为。超过60%的受访者表示霸凌行为的发生是他们工作环境的常态。8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被同事霸凌过。

在这篇名为我还能拿到秀票吗?的文章中,她还曝出更多以往在Marni和Vogue工作时的内幕。她认为,当今的时尚也对失败缺乏容忍,每个人都可能随时出局。去Vogue工作之前,Lucinda曾在Marni与设计师Paulo
Melim Andersson共事。她在采访中披露,尽管她曾建议CEO 给Paulo Melim
Andersson更多时间,认为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并让他与正确的人共事,他就能做得很好。但是公司并没有给他时间和人才,仅3季过后,Paulo
Melim Andersson就被踢出局。

这份行业现状调查结果显示,时尚行业的霸凌问题依然十分严峻

同时,Lucinda
Chambers也坦言自己也有失败的时候,而这往往是由于杂志与广告商之间的特殊关系。她抨击了自己造型的英国版Vogue的6月封面,
Alexa Chuang身着Michael Kors
T恤的封面非常糟糕,但因为后者是重要广告商,所以她不得不那么做。

在霸凌的形式方面,72%的受访者声称其上司会将公开羞辱作为一种惩罚形式。60%的人则表示被上司用诸如还有几十个人在等着你的位置,如果你不想要它,就赶紧走人的话术进行威胁。还有7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在工作时被大吼并辱骂。

现在Vestoj网站上已经恢复刊登Lucinda Chambers的采访Will I Get a Ticket?

更有一名受访者给调查小组写了匿名信,描述了其同事在推特上匿名网络霸凌、故意将别人排除在公司派对或会议、辱骂等行为。整个行业中,员工不被尊重成为常事。另有受访者讲述极端事例,称其同事被同一家大型公司解雇并重新雇用共三次,这清楚地表明,员工是可任意处理和替换的,我们根本一文不值。

她进一步抨击了时尚界的普遍焦虑。快时尚让人们对LVMH等大集团提高了期望,商业开始逼迫设计师让每个创意人士都像商人一样思考,永远想要更快,想要更多。她表示,这些创意人士很容易酗酒,依赖药物或是精神崩溃。管理层命令设计师每年做出8至16个系列,因为工作过量,通常设计师都会做得很差,而一旦做得很差,设计师就会立刻被踢出局,从而令整个时尚创意环节陷入恶循环中。

超过6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霸凌是工作环境中的常态

她还谈及了Marni被出售给Diesel创始人Renzo
Rosso前后的变化,Marni是我工作过的最真实的公司。她表示,无论在多样性还是设计质量上,Marni都无可挑剔。但是她至今无法理解为什么Marni创始人Consuelo
Castiglioni要将品牌60%的股权卖给OTB集团的创始人Renzo
Rosso,而旗下拥有Diesel和DSquared²的OTB根本就与Marni的调性不符。

来自上司的欺凌还包括无理的要求或成为替罪羊等。其中82%的受访者表示其主管经常提出一些不现实的要求。51%
则表示常被上司差使做与工作无关的私事。另有76%的参与者表示曾被上司当作替罪羊,这导致员工普遍对上司的信任度较低,有87%的人不放心跟其主管共同探讨问题。

Consuelo Castiglioni离开品牌后,Lucinda Chambers建议Renzo
Rosso从品牌内部提拔一个设计师,Renzo
Rosso原本同意了,但最后一刻却改变主意,从Prada找来了原本设计明星服饰的Francesco
Risso,Francesco
Risso跟Marni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从来没做过一场秀,从来没有带领过一个团队。而她犀利地指出,令Renzo
Rosso选择Francesco Risso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Anna
Wintour所起的作用。她认为现在的Marni是一场灾难,Marni最近一个的女装系列成本是以前的2.5倍,销量收入却下滑了50%。

80.91%的受访者表示曾受到同事霸凌

她袒露了被解雇后自己的落差感,以及时尚界普遍的焦虑感。我已经57岁了,我知道九月的时装秀来临时我会感到很脆弱。我还能拿到秀票吗?我会坐在什么样的位置?过去25年我都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大部分离开Vogue的人都会感到落差,事实证明你个人的价值从来没有高过公司的价值。但她认为,她不会再为这些事情所焦虑了。

除了被上司或同事欺凌外,过量工作和其不成正比的薪资是行业环境不健康的另一个关键点。调查显示,半数的受访者每周工作超过50小时,大部分从业者无法很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

她最后坦言已经多年不看自己做的杂志。一方面由于太过熟悉,一方面由于现在的时尚杂志讲的都是不切实际的内容,它们永远在鼓励人们买更多他们不需要的事情。时尚杂志丧失了以前的权威简直是一种耻辱,现在时尚杂志已经停止试图让自己变得有用。

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每周无薪加班超过10小时。76%的受访者表示在其工作环境中经常能感受到这不是可以去吃饭或上厕所的时候。另外,有83%的受访者表示即使他们在休假主管也期望能够通过短信或电子邮件联系到他们。另有受访者抱怨,时尚行业报酬过低、工作过度且没有任何福利。

这篇采访在Vestoj网站被撤稿得到了The Fashion Law等媒体的密切关注。The
Fashion Law的分析认为,由于Lucinda
Chambers可能签订了不披露和非诋毁条款,她和Vestoj或将面临Vogue母公司康泰纳仕集团的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