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加拿大鹅争议不断,但我们依然无法确定争议是否为品牌带来了更多的消费者。

吊诡的是,负面新闻似乎反而炒热了加拿大鹅,令消费者在购买该品牌产品时的消费心理呈现非常复杂的状态

据美国CBS最新消息,美国芝加哥过去十天共发生7起持枪抢劫路人加拿大鹅外套的抢劫案。其中一个监控视频显示,一辆白色奔驰轿车停在受害者行走的街道,一名男子从后座上跳下来,强行拽住男士外套的袖子,随后另一名男子从车里跳了出来,疑似携带枪支,劫匪殴打受害者,并将其身上的加拿大鹅羽绒服强制脱掉。另外几起案件还包括尾随受害者进入公寓大楼并抢夺加拿大鹅羽绒服。

作者 | Drizzie

目前几起案件的歹徒仍在逃,芝加哥警察除了加强巡逻,还建议民众换一个品牌的外套。有消费者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其正准备购买一件价格便宜一点的外套,以防万一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认为花了很多钱买加拿大鹅,现在却无法享受它,十分令人失望。还有民众在接受芝加哥NBC的采访时直言,“现在我们真的无法再穿任何好东西了”。

加拿大鹅争议不断,但我们依然无法确定争议是否为品牌带来了更多的消费者。

除了彻底闲置高价购入的加拿大鹅,也有消费者想出对策,把加拿大鹅袖子上的标志剪掉。一位消费者表示,把袖标剪掉是因为他认为加拿大鹅是“真正实用的高品质羽绒服”,而他不想给加拿大鹅做免费广告。现在此举还有另外一个优势,那就是不让他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

据美国CBS最新消息,美国芝加哥过去十天共发生7起持枪抢劫路人加拿大鹅外套的抢劫案。其中一个监控视频显示,一辆白色奔驰轿车停在受害者行走的街道,一名男子从后座上跳下来,强行拽住男士外套的袖子,随后另一名男子从车里跳了出来,疑似携带枪支,劫匪殴打受害者,并将其身上的加拿大鹅羽绒服强制脱掉。另外几起案件还包括尾随受害者进入公寓大楼并抢夺加拿大鹅羽绒服。

但是随着加拿大鹅的品牌价值不断蹿升,人们购买该品牌的原因早已不仅是其出色的御寒功能。加拿大鹅变成了奢侈品,是身份和圈层的代表,其美国官网售价最贵的外套价值约1695美元,约合1.1万人民币。

目前几起案件的歹徒仍在逃,芝加哥警察除了加强巡逻,还建议民众换一个品牌的外套。有消费者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其正准备购买一件价格便宜一点的外套,以防万一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认为花了很多钱买加拿大鹅,现在却无法享受它,十分令人失望。还有民众在接受芝加哥NBC的采访时直言,现在我们真的无法再穿任何好东西了。

正如时尚头条网早前分析,奢侈品不是普通商品,其本质上是为了社交。多数时候它满足的不是或不只是消费者的功能需求,而是心理需求,因此它的定价中包含了大量的品牌溢价。而羽绒产品作为功能性产品,在被加上奢侈品属性后,便成为了市场上十分特殊的一个品类,其比普通羽绒服较少地受到天气变化的影响,对天气不稳定的抗风险能力更强。消费者在购买奢侈羽绒产品时不完全是从实用需求角度,这和人们在城市里开路虎、买爱马仕包的道理一样。

一些消费者认为花了很多钱买加拿大鹅,现在却无法享受它,十分令人失望

因此,羽绒服上显眼的袖标恰恰是很多人高价购买的原因,很多消费者显然不甘心把袖标减掉。“花了这么多钱,我才不要剪掉袖标,”一名消费者直言。他表示宁愿自己多承担一些风险,在出行时保持警惕。

除了彻底闲置高价购入的加拿大鹅,也有消费者想出对策,把加拿大鹅袖子上的标志剪掉。一位消费者表示,把袖标剪掉是因为他认为加拿大鹅是真正实用的高品质羽绒服,而他不想给加拿大鹅做免费广告。现在此举还有另外一个优势,那就是不让他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

芝加哥加拿大鹅抢劫案引发多方关注,不过这仅仅是围绕着加拿大鹅的诸多争议之一。加拿大鹅正在成为一个象征符号,这个名词本身便自带流量热度,任何关于品牌的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公众极大的讨论热情。

但是随着加拿大鹅的品牌价值不断蹿升,人们购买该品牌的原因早已不仅是其出色的御寒功能。加拿大鹅变成了奢侈品,是身份和圈层的代表,其美国官网售价最贵的外套价值约1695美元,约合1.1万人民币。

上周,《The
Atlantic》专栏的一篇名为《我在亚马逊上买了一件925美元的假加拿大鹅》也在网上引起热议。作者描述了自己在亚马逊上从第三方卖家购买了一件925美元加拿大鹅羽绒服假货随后进行申诉的过程,由此反思全球范围中电商平台打假的难度。有评论认为,在电商平台购买假货是多年来的痼疾,但是这一议题再次引发关注,是因为作者以加拿大鹅作为切口。

正如时尚头条网早前分析,奢侈品不是普通商品,其本质上是为了社交。多数时候它满足的不是或不只是消费者的功能需求,而是心理需求,因此它的定价中包含了大量的品牌溢价。而羽绒产品作为功能性产品,在被加上奢侈品属性后,便成为了市场上十分特殊的一个品类,其比普通羽绒服较少地受到天气变化的影响,对天气不稳定的抗风险能力更强。消费者在购买奢侈羽绒产品时不完全是从实用需求角度,这和人们在城市里开路虎、买爱马仕包的道理一样。

近年来,时常出现在公众视野的还有加拿大鹅所面临的来自动物保护组织的道德指控,这成为品牌发展过程中的一颗定时炸弹。

因此,羽绒服上显眼的袖标恰恰是很多人高价购买的原因,很多消费者显然不甘心把袖标减掉。花了这么多钱,我才不要剪掉袖标,一名消费者直言。他表示宁愿自己多承担一些风险,在出行时保持警惕。

购买加拿大鹅的英国人Peter
Safai没有想过,穿上这件外套不仅没有满足虚荣心,反而招致了陌生路人的批判。他早些时候向时尚头条网表示,不久前,当他身着加拿大鹅走过伦敦市中心时,受到了三名陌生路人的言语骚扰,他们指责道,“加拿大鹅虐待鹅!”

芝加哥加拿大鹅抢劫案引发多方关注,不过这仅仅是围绕着加拿大鹅的诸多争议之一。加拿大鹅正在成为一个象征符号,这个名词本身便自带流量热度,任何关于品牌的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公众极大的讨论热情。

伴随着加拿大鹅的快速崛起,这个加拿大羽绒品牌引起了动物保护组织的注意。去年11月,美国善待动物保护组织PETA公布一段视频显示,加拿大鹅供货商在一处名为James
ValleyColony
Farms的农场屠杀大鹅前,对鹅进行了不人道的处理。2016年底,PETA就曾在加拿大鹅美国Soho旗舰店门口发起抗议。PETA还通过购买品牌或企业的股票来抵制,去年3月在加拿大鹅上市前一日,PETA就宣布将预购该品牌约4000美元的股票成为股东。

上周,《The
Atlantic》专栏的一篇名为《我在亚马逊上买了一件925美元的假加拿大鹅》也在网上引起热议。作者描述了自己在亚马逊上从第三方卖家购买了一件925美元加拿大鹅羽绒服假货随后进行申诉的过程,由此反思全球范围中电商平台打假的难度。有评论认为,在电商平台购买假货是多年来的痼疾,但是这一议题再次引发关注,是因为作者以加拿大鹅作为切口。

长期在伦敦摄政街加拿大鹅全球最大旗舰店外抗议的PETA组织成员,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加拿大鹅的品牌形象和公众认知。Peter
Safai向时尚头条网表示,他认为三名路人并非来自动物保护组织,而是受到了摄政街门店抗议情绪的影响。

近年来,时常出现在公众视野的还有加拿大鹅所面临的来自动物保护组织的道德指控,这成为品牌发展过程中的一颗定时炸弹。

仅仅因穿着加拿大鹅羽绒服而受到路人谴责的遭遇,令Peter
Safai重新审视自己的消费行为。他表示,尽管他知道路人的指摘是无理取闹,但是未来在消费时会更加谨慎地选择品牌,“我不认同PETA的行为,也不认同加拿大鹅品牌在公关上的不作为,我不想因为一件衣服而遭受来自陌生人的道德压力。现在的情况似乎变成了,消费者要为品牌的道德纠纷买单。”

购买加拿大鹅的英国人Peter
Safai没有想过,穿上这件外套不仅没有满足虚荣心,反而招致了陌生路人的批判。他早些时候向时尚头条网表示,不久前,当他身着加拿大鹅走过伦敦市中心时,受到了三名陌生路人的言语骚扰,他们指责道,加拿大鹅虐待鹅!

值得关注的是,加拿大鹅现在面临的社会道德批判不仅来自虐待动物,还有加剧青少年攀比心理。据CNN近日最新消息,位于英国北部的
Woodchurch 高中在去年发行最新政策,明令要求学生禁止着用Moncler
或者加拿大鹅等高端冬季外套,校长 Rebekah Phillips
解释称这是为了消除家境较贫穷的学生所面临的压力。他认为,这些售价高达1200美元的外套导致了学生之间诸多的不平等并污辱了那些经济困难的学生及家长,几乎达到许多贫困学生一个月的房租。

伴随着加拿大鹅的快速崛起,这个加拿大羽绒品牌引起了动物保护组织的注意。去年11月,美国善待动物保护组织PETA公布一段视频显示,加拿大鹅供货商在一处名为James
Valley Colony
Farms的农场屠杀大鹅前,对鹅进行了不人道的处理。2016年底,PETA就曾在加拿大鹅美国Soho旗舰店门口发起抗议。PETA还通过购买品牌或企业的股票来抵制,去年3月在加拿大鹅上市前一日,PETA就宣布将预购该品牌约4000美元的股票成为股东。

Rebekah Phillips
还表示,此政策的推行更是因为发觉那些家境富裕的学生会向父母施加压力以购买这些昂贵的外套。而对此,Woodchurch
校友也表态支持,该校友认为在校园中不该因学生的经济背景而干扰学生学习。据悉,规定已于圣诞节假期结束后开始实行。

动物保护组织的长期抗议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Canada
Goose的品牌形象和公众认知

加拿大鹅引发校方重视,折射出羽绒服品类进入空前繁荣,不少家庭选择将更多预算分配给购置羽绒服,千禧一代的购买力也十分强劲。据市场调研公司HTF
MI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至2016年,羽绒服市场规模达到了18.4%的年均增长率,未来羽绒服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预计到2021年将达到2085亿美元。

长期在伦敦摄政街加拿大鹅全球最大旗舰店外抗议的PETA组织成员,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加拿大鹅的品牌形象和公众认知。Peter
Safai向时尚头条网表示,他认为三名路人并非来自动物保护组织,而是受到了摄政街门店抗议情绪的影响。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2018年第二财季,加拿大鹅销售额同比大涨35.4%至2.33亿加元,净利润则从去年同期的3710万加元增加至4990万加元,均超过分析师预期,主要得益于消费者对奢侈品强劲需求的推动。